祁楠楠楠

与你同床枕,与你共生息。

花吐症:Tweedia Caerulea

#花吐症(Tweedia Caerulea:蓝星花)

#奏薰

#废文作者必有的强烈ooc(qwq(食用愉快w



羽风薰难得地咳嗽。

在海面上冲浪的时候,喉咙中猛然的瘙痒让他差点跌下冲浪板。确定不是咸涩的海水涌入口中后,他回到沙滩边上埋头大声的咳嗽,随着身体的起伏,胸口下方的细沙上零落了几片淡蓝色的花瓣。羽风薰摸了摸头上的花环,心想也许是从那里抖落的。


「薰,不舒服吗?」

面露难色的蓝发少年慢慢走上前,伏下身体,关切地拍了拍羽风的后背。

「难受的话,要讲出来哦。」

羽风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大事,翻身坐在毯子上又开始隐隐的咳嗽。

大约十几秒后,他张开捂住嘴的右手,花朵与花瓣从指缝里滑落。


?发生了什么?


奏汰拾起一片放在手心,微微眯起碧色的眼睛,带着一种不可置否的深意,微笑着说:

「花吐症呢,薰,也要认真起来了呢」

花吐症?以前在女伴的闲聊八卦里听说过呢,什么心中有暗恋的人之后就会得的症状,确切的讲,不治之症?

「解决方法,是有的哦,要奇妙的探索呢~」


羽风得到简洁的“不和暗恋的人接吻就会死“的结果后表示震惊和抗议:一定要这么明确的表达出来吗,真是不给暗恋的人留一点活路啊。


等下,现在的问题是,我到底,暗恋谁啊。


首先在2-A堵住转校生,被测试是否会有心跳反应的对象。

羽风薰看着小杏又要慌张报警的仓促动作苦笑出声。

“小蒲公英果然像是妹妹一样呢”


接下来又是周围的女伴们。

一个个窃笑的,或是看热闹的表情,让人不是很舒服。

默默地转身,羽风薰感受不到一点心动。

“怎么可能会对不感兴趣的人心动啊。”


垂头丧气地一路蹭到海洋生物部,留下淡蓝色的花朵路径。花朵的形状貌似是玻璃鱼缸装饰的花朵图案。好像是叫做蓝星花吧,并不是很显眼的点缀在玻璃幕板的低端。


「找到了吗,薰,期限快到了哦。」


怎么可能找到嘛,对所有的测试对象都没有任何反应,咳嗽的次数也越发增加了。

羽风有点支撑不住,被奏汰扶到椅子上。

“谢谢你啊,奏汰,一直关心这件事,不过恐怕我临死之前也找不到我暗恋的人吧。”

奏汰撑起手臂,把羽风圈在一个暧昧的半圆形怀抱里,手掌抚上羽风的额头。

「发烧了呢,薰,去找佐贺美老师吧~」


病入膏肓的羽风薰着实无奈,为爱情死亡什么的固然很浪漫,但是不明不白的死去真的很冤枉啊。

他转头便对上了一直注视着他的奏汰的目光,温柔的视线包裹了他的不安,像傍晚海滩的暖风一样安抚着他的恐惧。

“部长一如既往地可靠呢,像亲近的人一样让人安心。”


告白一样的喃喃自语却似被扩大一般充盈了整个疗养室,两个人的独处空间被扩散了羞涩的静谧。

“奇怪的话吗…?”


咳咳咳…

轻微的咳嗽声,却不是从羽风薰的口中传来。

-奏汰…,你…


蓝发少年的指缝间稀稀落落流散出花瓣,一样的淡蓝色,一样的花朵。


「抱歉呢,薰,就算感染也是心甘情愿的哦」

「薰很可爱呢,说这么暧昧的话果真会脸红的,呵呵呵…」

「薰,也是我亲近的人、」

「喜欢你,薰」


微凉的唇吻上黄发少年的嘴角,带着悸动,有什么东西在两人心中同时消融了。唇与唇叠在一起,将年少二人的情感渲染的淋漓尽致。羽风薰红透的面颊出卖了一切,他半阖着眼睛,不敢直视翠色眸子的略带玩味的目光。


「这是,蓝星花哦~」


这是不露表意的爱。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