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楠楠楠

与你同床枕,与你共生息。

天星天文社

#原创#
· 祁楠是个普通的中学生,学习中上,样貌一般,体育一般,没事跟跟番看看电影什么的,生活也不能再普通。他家有只狗,从小养到大,是小时候邻居家搬走前送给祁楠的,希望他可以喜欢这个小动物。然而祁楠不喜欢狗,狗太热情,祁楠接受不了。
祁楠在班里也是个冷面的人,安静,就算在基友面前也不太疯,怎么说呢,闷骚的猫系男生。猫是不喜欢狗的。
除了男生对理科的敏感,祁楠很喜欢天文,经常捣饬那架望远镜,有的时候还会做一些天文摄影,在中学生的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业余,业余而已。祁楠常常这么推脱,推脱的别人一脸尴尬,然而祁楠并不自知。

-----------------------------------

· 祁楠是个大学生,准确的说刚刚高考完。这宝贵的两个多月的假期里,他要干什么?祁楠决定一个人去西边,找个地方拍星空。于是他扛着那些器材,一路从杭州颠倒西安,联系了一个社团,到时候有人接他。
接他的人,是个男的,个子高高的,很热情,帮祁楠扛器材扛行李,到最后祁楠手里只剩一个手机和一瓶水,他有点过意不去。祁楠跟大个儿说轮流背,大个儿说不用不用,很倔的一路扛到社团。

到了社团才知道,联系他的原因是要让祁楠帮他们做指导,临时起意建的社团总是不坚固的,也许祁楠的帮助会让他们安心?祁楠说好,我想看看你们的任务。社长给他一本申请册,讲到这个天文社团的组建原因。这个大学还有另外一个天文社团,比较有历史的权威社团,然而年初选举的新社长吊的一比的随意开人,拿走人家的作品据为己有,人家爸爸是捐款校友,弄不下他。被开的人只能自己组建起来成为现在的小社团。
“你们是大学社团啊,哪个大学的啊?”
“西安xx大学。”
“哦那跟我报的志愿一样啊,说不定是学长呢。”
“喔唷原来是学弟啊,好巧好巧,不过能请到你真的是我们社团一大荣幸啊,有这么厉害的军师肯定能扳得过那个大社!”
十月份有场比赛,天文全系都能参与,主要霸王就是大社。
“那个吊比社长揽着所有高手不让走,我们这样的,'杂碎'清除就可以了。”社长苦笑,又指了指大个儿,“那个人,叫沈恒,是吊比社长的死对头,被清出来了,不过他很厉害,之前在全国得过奖。这几天你的拍摄在省西北边儿,到时候沈恒一直带着你。”

-----------------------------------

· 祁楠是个正式的大学生了,不出意外的被西安x大录了,分数一般,但是凭着之前的天文资历进了天文系,还挺吃香的,被三四个教授请去谈人生了。刚刚从一个教授那儿出来,被一个文艺男叫到一个空教室。
“你就是祁楠吧,仰慕你的大名很长时间了,我高中就听说过你,很厉害啊,在那个全国星宝杯…”
“星宇杯。”
“对对星宇杯,一等奖啊。”
“嗯。”
“要不要考虑,来我们社团啊,北隅天文社。寒社一定蓬荜生辉!”
祁楠听他那么咋乎有点反感。
“贵社不是一直由社长面试吗?”
“我就是社长啊。”
祁楠更不愿意了,果然学长说的吊比天文社这么坑,吊比社长这么坑啊。
“抱歉,我不想去。”
说罢起身便走,文艺男一把拉住他胳膊开始贿赂他社团里的诱人职位,然而祁楠一脸冰冷的拒绝了。
当文艺男快要跪下求他的时候,祁楠才说我有天文社团了,文艺男满脸问号自言自语还有别的社团吗,突然想起被自己驱逐的那几个人,有点错愕和愤怒。
祁楠早就走了。

祁楠找到沈恒,“我答应进社团了。”沈恒特别激动的熊抱住祁楠开始欢呼,仿佛捡到一个宝贝,最后还是祁楠费力把他推开。
原来祁楠一直没表态要进哪个社团,然而今天一看到那个傻缺社长的言行就能联想到以后在那里奇怪的生存方式,祁楠决定加入小社团。

小社团叫天星,俗的有点怕跟别人撞名字,还好真的俗到家,连撞名的都没有。沈恒一脸得意的说他起的,祁楠无语,也就你能起这个俗不可耐的名字。
暑假的拍摄工作让沈恒和祁楠成为要好的朋友,虽然相差将近两岁,并不影响友情。但是多少沈恒的热情让祁楠有点吃不消。照祁楠的话讲,“我怎么这么意外的和一个狂热的犬系男生成为朋友???”



· 这里阡朔
· 这是一个原创的脑洞,地名都是真的,xx大学名什么的都是架空的,天文社团名如有相撞纯属巧合w
· 祁楠并不是取自齐木楠雄~这个名字在撸番前就诞生啦
· 清水同(基)窗(友)文,忠犬攻x傲娇受注意避雷~(来自多年前得知的处女座攻受标配?
· 可能继续更哦~各位食用愉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