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楠楠楠

与你同床枕,与你共生息。

旁友,吃面包嘛?

这世上总有人如上帝一般,施与世人怜悯,总是站在高处被人歌功颂德。但是就会有人不屑于要,甚至持着以死相逼地拒绝阻止上帝们的施舍。

某一天,我们的太宰先生就被拒绝了,被无情地拒绝了。 拒绝的人是一个瘦弱的少年,骂着粗话将一块面包掷于地面并狠狠跺碎,大骂太宰是个恶心混蛋。保镖们很是激动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的太宰先生呢,他的施舍让多少个你们这样的穷鬼苟活下来!其中一个甚至出手把少年扔到墙上。 

看着少年吃痛的样子,太宰先生笑着伸出手,请少年站起来,说道:“小朋友不识时务,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呀。” “你他妈的说谁呢?!谁他妈是小朋友!”少年突然,应该…不是少年了,这个乞丐突然狂怒,貌似是被误会了年龄。他粗暴地推开太宰先生的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捂住胸口恶狠狠地说:“老子已经20了!不需要什么施舍!!那边儿一帮小屁孩,要帮就帮他们去!!老子不需要!!” “哦呀,原来和我一样是个青年了呢,身高倒是始终在少儿水平呢,难道不需要补补吗?”太宰埋头偷笑,嗤嗤的声音更让青年不爽。

烦躁啊,青年的眉眼都凌厉起怒气。他恨不得把太宰治按到坑里打,然而现实只会让这样的想法反过来,保镖们也不是吃素的。他决定发挥聪明才智反呛一下太宰:“都这个年纪了还补什么。不过倒是你啊,这么长时间给穷人补助,不怕到时候连你保镖的工资都发不起吗??要是像我这样志存高远的青年多一些就好了,就能看到太宰治你那神圣的馈赠被更多的人无情践踏的场景了。” 

青年小小的个子挺得笔直,昂头微笑,似乎想把太宰治笑到地底下去。然而太宰先生并没有理会他的蔑视,反倒问起青年为什么不接受施舍。青年一脸清高:“难道你妈没教过你要用自己的努力去活着吗,靠施舍还不如去自杀!虽然我不要你的施舍,可我每天都做工啊,就算受尽打骂也不愿意被你的狗腿子们强塞面包!” 

太宰先生毫不惊讶,他每次出来巡视都能看到这个矮个子的小朋友求着工头要工作。虽然因为表面样貌问题一直以拒收童工为由被拒绝,自己却一直努力直到打动工头。 其实太宰先生也不是想施舍的,为了让自己有钱花就必须从兄弟里面抢到继承权,什么太宰先生大好人,其实都是他兄弟们坏事做尽在民众里自毁形象罢了。因为这次施舍,民众甚至举行过游行来为太宰先生制造正面的舆论力量。太宰先生自然是很感谢这些乞讨者们。然而自从自己开始施舍以来城市里的乞丐貌似越来越多了,现在的资金资源也有些吃不消了正在发愁怎么取消施舍计划又怕自己被民众覆舟,嗨呀好难办呀。但是眼前这个青年真的是一股清流啊!既然能让乞讨者们有稳定工作的话,自己也可以扩大产业啊。

 太宰先生失神了一小会儿,被青年一句“就知道你们这些爷全他妈是惯出来的”惊醒。他弯下腰,对青年说:“你想要稳定的工作吗?”青年一愣,“怎么,你想收买我?老子是不…”“你也看到了,这乞丐越来越多,我自己也承受不了,我想扩建企业,招募工人,你来帮助我,怎么样?”太宰先生自顾自地陈述计划,那专注的样子让青年对他的印象也提升了几分。“那就…好啊!既然你有这种帮助,我是很愿意参加的…”青年很心虚地收回之前的半句话,还没等他表完决心,双手立刻被另一双大手握住,睁大眼睛看到了一副逐渐凑近的满意笑脸:“好呀好呀谢谢你了小朋友。”青年刚想发火,人却早就抽手离去,然而将走之际太宰先生又转过头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中原中也…” 



“好呀中原先生,明天还请到原地等我,您就是我太宰治的第一任副手啦!” 


--By 阡朔

评论

热度(8)